今天是第五天了。也是第三个月。
       不甘和故作镇定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想想,如果真得了这么一个结局,也算是匹和了我的性格了——急躁,自我,不肯退让。
       混乱的半年,猝不及防的开始,莫名其妙的结束。
       也好。


       有时候我总觉着你的出现就注定是要在我身上讨还些什么去的,因着我大致与你提及过的可笑的理由。大概最初我不应该让你见到这样的一个我——温和的,顺从又无害的付出型人格。其实我从来不是这样的人罢。对于最亲近的人我是很少温柔的,习惯发表意见却往往无力承担责任,没有耐心又贪心于索取一切的好东西。所以,我知你当是失望的,为何我竟与你以为的你见过的不一样。可于我,这三个月已经是我最卑微最无力最委曲求全的时候了。我只说,原以为自己是有耐心等你改变的。可这就是最大的错误,在开始的时候就妄图改变对方。
       想起他们说我早就被惯坏了。一语成谶。


       也所以,我想,如若真结束在此时了,可能可算是为时未晚吧。在我想到未来会隐隐恐惧的时候。
       无法多言,于此足矣。只现在,尽管妈妈在我身边,我还是想家。

之去幽佪往复,

于归雪雨深深。

迩来年少无思绪,

言谒友多闻。


悦既耽其初见,

而今畏我何能。

纵放扁舟千万里,

山海独此身。

(一)

       又到了生日,第二十三个。
       难得的没有了往年的期待,最平静也最满足。较之五年前那个名义上的成人礼,今年的生日反倒于我有更深的意义。想想曾经的十八岁,跃跃欲试着认为已经有能力担负起个人的选择,横冲直撞又畏畏缩缩。但其实,直到今天我也不敢说自己长大了,总有些真实我还没有体验,也有些后果我还不能承受。只不过,这一年于我而言确实成长许多,像是获得了一张入场券,对门后的世界得以由窥探变作上台,妆洗过后,粉墨登场。

(二)

       这一年以来最有价值的收获,几乎全显现于最后的这两个月— —各种意义上,我找到了合宜的位置。
       感谢R的回复,使我在坡最后两个月的痛苦得到了赦免。果然,人与人的相处是最难以参悟的道法,全神贯注,会有烦忧。但感谢,今年它带予我的大多还是快乐,与轻松。我原谅自己的虚荣与软弱,从朋友口中得到的肯定确是被我当作了构建他我最重要的坐标— —而他我,可能于我更重过自我。也同时,我大约是实践出了一点的门道,只希望以后能真正地做到克己善人,慎言语,少烦忧。
       然后,感谢Z的出现,让我明白生活中其实存在很多的变量,相信自己与坚持行动,会让整个生活呈现出良性的变化趋势。也是因由我的虚荣与软弱,过去的一路上我选择的是不费劲的工作,赞美我的朋友与懒洋洋的生活。而Z,让我看到了很多对自己真实的否定— —居然很开心,大抵因为这会带来变得更好的可能性罢。也只有此时,我才真正理解了与L的关系。能说的只有一句话,安全感是依靠自己构建的,从不是他人的馈赠,而父母式的爱到底恐怕不长久。
       最后,现在而言能找到工作真是很开心。虽然想想要离开广州跑去上海真心是怯的,不过总归兴奋期待能令我战胜紧张罢。离开安全的区域,作别熟悉的朋友,我自知是没有退路的— —唯有从此出发,去成为更好的自己。

(三)

       很开心,能特别真切的感觉到自己是幸福的。

       其实今天这句话,在我心里绕了很久。所以超过了悲伤与愤怒,当你终于说出“也许你说的对的时候”我大概感觉到的是一种“果然如此”的失落吧。
       从五月初动了心思之后的惴惴难安,到六月感受到好感与回应的心花渐放,再到七月的挫折八月初的拒绝,八月十五号你说,试试吧。其实我是报着作别的心态去的,一再的失望早就超过了我的承受界限——但你许是不知道的,我向来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宽容温柔。在七月底的新加坡,八月初的香港,那两个晚上我可能永远不会忘记——狼狈的,软弱的,没有理智。一再的死心和绝望,当你允我的时候我原以为自己会犹豫的,可是却没有。到底我相信感情的力度了,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失控与卑微的自己,甚至于明明知道你并不了解这种关系中需要做出的妥协与付出,也竟然直接抢着答应了。
       一腔热情。


       于今何益。
       所以我当是理解你的。是我逼迫胁持了你,在感情上。可我,到底还是不甘心的。当你对我食言,当我无法达到你的要求,当我发觉你从不对我的情绪进行抚慰,我总是恐惧多过伤心。
       我总也有这种时候。

       其实最好的还是等待,与耐心。最好的是我当不去问为什么,可以猜测怀疑害怕回避,可是不要说破。


       所以,要是今天我没问你没说就好了。
       我不会觉得自己这么愚蠢,一无所有。

青青桤木,

既群且美。

芳信当时,

长风为摧。

早岁哪知,

多情谁谓。

言说守真,

人不我类。

但持本心,

由善如水。

title: 思意
date: 2012-04-27 22:13:00
categories:

  • 清歌
    tags:
  • 短句
    toc: false

聚时短

归期长

一笑一惊惶

离恨如春草

细细惹思量

       在小福与我和珊珊邀约的时候,我对于斯里兰卡的认识是谬误性地标记于”北欧小国”这一tip上的。不过错有错着,第三世界斯里兰卡也有不逊北欧小国斯里兰卡的美丽。

Read More

       
生物学上,人自然屈服于低级趣味,也即取悦自己最简单有效的方式。这一类欲望往往源生自生物个体的基因需求,譬如征服,譬如享乐,譬如繁殖与性欲。在追逐对于个人低级趣味满足的道路上,人类逐渐设置了阶层限制与等级划分等制度,而此类制度与阶级的可流动性一同,带来了人类进步的基础动力。

       低级趣味尽管基础,却也必须。最大的弱点,在于其从产生到结束都是极为简单的。自然而生,拥有即止。譬如女人之于男人,譬如奢侈品之于女人。

       与之相对的,高级趣味往往不是人类文明的必需品,却更具乐趣与延伸意义。究其实质,高级趣味是一种自我说服,是更高等级的自我征服与约束,享受的是需要长期投入才能得到回报的快乐。因之,人类文明得以蔓延出枝桠。这种横向发展是影响质变的进化基石。也因之,人在生活中需要追求高于生存需要的反馈,而不能把低级愉悦作为人生主要价值的实现量度。

       是以,人的一生应当追求从天生的消费者向有意识的输出者乃至社会文明的影响者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