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只能保证对现在而言,这是真话。而真诚,也许并非真实。

(二)

       Lie to me 说,我们不能因为事实而掩盖真相。于是,在当下与长久后的未来存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之时,我到宁可选择现下的壮丽与狂欢。

       不敢思考太多,尽管已经如此,那就让它袒露成为过去时吧。

       还是古老的问题,一群朋友与一个知己的对局,你如何抉择。很遗憾也很高兴,我的答案还未改变。自然我也依旧存疑——十个人就真不比一个人寂寞了?


       ——给我勇气,让我得以停止敷衍而不觉愧怍。


       人们接受教育是为了什么,模式与功利的部分产出如何构建一个完整人格?这么说,学习从来不是技术,独立的人也不应囿于国籍或宗教的桎梏,明确的理想更让我们看不清脚下的路。


       未来从不可怕,只是现在目的性的自我扭曲让我害怕。也许它本想予我消除未知的不可控性。

       所以,我不去看未来了。放我去看书吧,世界从来就很小,但时空之穿行却又并非难事。

(三)

       而我又如何面对我深刻的怀疑论,它正一刻不停的告诫我天生天养的可怕后果。

       那么,再让我仔细想想,将以怎样的标准改变自己,于这四年。


       我不急,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