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该如何回答你?我们将拥有一个怎样的结局?


       不到最后,无法确定。

(二)

       我总害怕,因为未来不可测知,偶然过分强大。我怀疑未知,同样也怀疑明天的自己。是的,对于你,我有着绝对的诚恳和真挚,但冷静与自持却无时无息地提醒着这仅能立足于现在此时——那么我将如何承诺?


       那个故事里,女人不停地问着男人:“你会爱我一辈子吗?”,一遍一遍,但却至死才得到答案,当真一辈子是过完了。其实,会只一个字,那男人果真太过怯弱又小心翼翼吧。但我想我却是认同他的——我们只是不乐意妥协向无知的未来而予人欺瞒罢,尽管爱。


       而你如何思量?

(三)

       我只想说,也许未来真的无法确定,但我们终是应当有所相信并且竭尽全力的,为着每时每刻的现在。既然感情高于理智,那就当我暂且抛开所谓理智对未来深深密密的怀疑吧,让你我相信现在,也相信未来,更相信彼此——我们必须有最彻底的信任,对于那些个不确定,非如此不可。


       尽管这不算承诺,但我祈愿你的理解。


       而如若,我们真的走到最后的最后,那我便也得以回答你了——以真正的坚守与真诚,从一而终。


(四)

       是的,只要你还相信,我愿与你携手,一同期待最后最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