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凭什么爱我?**

       当最初的最初,你们还不知道我是怎样又或将去往何处的时候,就已经毫无保留又无可避退地接纳了完完整整的一个我。没有条件,从未挑拣,甚至没有要求我要为你们做些什么。你们知道此后将是一条漫长的路,你们知道自己自此签署了一项无从反悔的不平等的条约,而也许,于千万人中本该有属于你们的更多更好的。但是,就是我了,你说。于是,没有了所谓的更好,我成了你们的唯一。满心的爱与牵挂只系于我,从此日日夜夜,怀抱我,你们成就了我的世界。

(二)

       而我,却不知道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正是妈妈说过的:“孩子如何回馈得尽父母的恩情,不过又传递到自己的孩子们罢了。”

       遗憾、辛酸又或有妥协,但这话很长很长,让我顷刻有了一颗阅赏人之生命福泽绵绵的深厚之心。再由此想到很久以前宗璞的“紫藤罗瀑布”——旧了,去了,而勃勃的还有新生的力量——但于此,我更乐意执著于自己的小情感,尽管生命不息火种延续的至理正轻扣我的胸口,我情愿心系于你们与我之间冥冥羁绊,无须伟大命题的雕饰,我相信这爱就是天生至上,高于物种延续高于群体生命。

(三)

       我不问为什么了。

       他也说,情感之所以珍贵,就是应为她超越了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