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今天这句话,在我心里绕了很久。所以超过了悲伤与愤怒,当你终于说出“也许你说的对的时候”我大概感觉到的是一种“果然如此”的失落吧。
       从五月初动了心思之后的惴惴难安,到六月感受到好感与回应的心花渐放,再到七月的挫折八月初的拒绝,八月十五号你说,试试吧。其实我是报着作别的心态去的,一再的失望早就超过了我的承受界限——但你许是不知道的,我向来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宽容温柔。在七月底的新加坡,八月初的香港,那两个晚上我可能永远不会忘记——狼狈的,软弱的,没有理智。一再的死心和绝望,当你允我的时候我原以为自己会犹豫的,可是却没有。到底我相信感情的力度了,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失控与卑微的自己,甚至于明明知道你并不了解这种关系中需要做出的妥协与付出,也竟然直接抢着答应了。
       一腔热情。


       于今何益。
       所以我当是理解你的。是我逼迫胁持了你,在感情上。可我,到底还是不甘心的。当你对我食言,当我无法达到你的要求,当我发觉你从不对我的情绪进行抚慰,我总是恐惧多过伤心。
       我总也有这种时候。

       其实最好的还是等待,与耐心。最好的是我当不去问为什么,可以猜测怀疑害怕回避,可是不要说破。


       所以,要是今天我没问你没说就好了。
       我不会觉得自己这么愚蠢,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