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又到了生日,第二十三个。
       难得的没有了往年的期待,最平静也最满足。较之五年前那个名义上的成人礼,今年的生日反倒于我有更深的意义。想想曾经的十八岁,跃跃欲试着认为已经有能力担负起个人的选择,横冲直撞又畏畏缩缩。但其实,直到今天我也不敢说自己长大了,总有些真实我还没有体验,也有些后果我还不能承受。只不过,这一年于我而言确实成长许多,像是获得了一张入场券,对门后的世界得以由窥探变作上台,妆洗过后,粉墨登场。

(二)

       这一年以来最有价值的收获,几乎全显现于最后的这两个月— —各种意义上,我找到了合宜的位置。
       感谢R的回复,使我在坡最后两个月的痛苦得到了赦免。果然,人与人的相处是最难以参悟的道法,全神贯注,会有烦忧。但感谢,今年它带予我的大多还是快乐,与轻松。我原谅自己的虚荣与软弱,从朋友口中得到的肯定确是被我当作了构建他我最重要的坐标— —而他我,可能于我更重过自我。也同时,我大约是实践出了一点的门道,只希望以后能真正地做到克己善人,慎言语,少烦忧。
       然后,感谢Z的出现,让我明白生活中其实存在很多的变量,相信自己与坚持行动,会让整个生活呈现出良性的变化趋势。也是因由我的虚荣与软弱,过去的一路上我选择的是不费劲的工作,赞美我的朋友与懒洋洋的生活。而Z,让我看到了很多对自己真实的否定— —居然很开心,大抵因为这会带来变得更好的可能性罢。也只有此时,我才真正理解了与L的关系。能说的只有一句话,安全感是依靠自己构建的,从不是他人的馈赠,而父母式的爱到底恐怕不长久。
       最后,现在而言能找到工作真是很开心。虽然想想要离开广州跑去上海真心是怯的,不过总归兴奋期待能令我战胜紧张罢。离开安全的区域,作别熟悉的朋友,我自知是没有退路的— —唯有从此出发,去成为更好的自己。

(三)

       很开心,能特别真切的感觉到自己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