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第五天了。也是第三个月。
       不甘和故作镇定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想想,如果真得了这么一个结局,也算是匹和了我的性格了——急躁,自我,不肯退让。
       混乱的半年,猝不及防的开始,莫名其妙的结束。
       也好。


       有时候我总觉着你的出现就注定是要在我身上讨还些什么去的,因着我大致与你提及过的可笑的理由。大概最初我不应该让你见到这样的一个我——温和的,顺从又无害的付出型人格。其实我从来不是这样的人罢。对于最亲近的人我是很少温柔的,习惯发表意见却往往无力承担责任,没有耐心又贪心于索取一切的好东西。所以,我知你当是失望的,为何我竟与你以为的你见过的不一样。可于我,这三个月已经是我最卑微最无力最委曲求全的时候了。我只说,原以为自己是有耐心等你改变的。可这就是最大的错误,在开始的时候就妄图改变对方。
       想起他们说我早就被惯坏了。一语成谶。


       也所以,我想,如若真结束在此时了,可能可算是为时未晚吧。在我想到未来会隐隐恐惧的时候。
       无法多言,于此足矣。只现在,尽管妈妈在我身边,我还是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