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凭什么爱我?**

       当最初的最初,你们还不知道我是怎样又或将去往何处的时候,就已经毫无保留又无可避退地接纳了完完整整的一个我。没有条件,从未挑拣,甚至没有要求我要为你们做些什么。你们知道此后将是一条漫长的路,你们知道自己自此签署了一项无从反悔的不平等的条约,而也许,于千万人中本该有属于你们的更多更好的。但是,就是我了,你说。于是,没有了所谓的更好,我成了你们的唯一。满心的爱与牵挂只系于我,从此日日夜夜,怀抱我,你们成就了我的世界。

Read More

百年一世愁何限。

且言且信,

谁解谁忧。

独醉人间方自由。



天下真个有情种。

不周山头,

放了轻舟。

不尽桃花送水流。

       你赞同一对夫妇有权自行对妻子所怀的胎儿之去留做出仅凭个人意愿而不受干涉之决定吗?

       如果不是,你认同的干涉有那些?医生基于职业与科学的指导?宗教信仰对于堕胎的定义?泛社会对于每一种情况下的道德看法?



       让我们假设以下的多种情况,你是这些个瞬间的旁观者。

Read More

破了红尘事,

丁香让酒眠。

茕茕山湖客,

不语醉千年。

(一)

       这是很早很早以前给你的承诺。

(二)

       我所定义下的我们的初次接触应当是在初二的校运会。
       本来应该是一整天的看台上无聊呆坐,但是万幸你做到了我的旁边。甚至总执着的觉得还记得当时阳光的颜色,记得马鼱鼱与你聊天的神态。大抵是因由在想到你的时候我总是无端端的要回到那天,因此回忆无限延展似乎化入了现实。


       但我确定。确定那是绝对快乐的一天。诗,对子,以及你向我谈及的红楼。       其实现在想到当时谈论的内容又觉着好傻,不过自然地又流露着笑意。我怀念它的美好。

(三)

       而后的一切似乎顺理成章了。


       每天午饭时候我们一起出去觅食。可以从便利店抱着泡面一路走回。你嗜辣哪怕泪流满面。午休的时候悄悄的说话。
       好些个时候,你与我讲花市,讲荔枝里的白色小虫,讲红楼。
       多好,以后每一个提到红楼的时候,总有人惊叹我所知道的细节,而我也总可以叫他们惊诧,我从未看过,我只有你讲过的一切。

Read More

       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想法
       似乎到今天才得以有机会落到实处


       不知因由的,今天早上躺在床上,脑子在迷迷糊糊里就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于是想到,就这样吧,去完成两年前私下里的信誓旦旦。

       描绘你们,于我而言总是有趣又艰难的。
       我爱杀那些美丽的细节,却总怕太熟悉而失了公允——但愿你们宽恕天秤的偏执。
       我不知道以下的每篇会有多长,
       或许会写很久,或许最后会有补充。
       我得以确信以至于保证的只有我一定写完,以及我最最真诚的心意。


       另外,我都有小小私心。
       ——以此叫我的文字更加平实吧,去记录你们,记录熟悉的真实。
       开始害怕拉拉杂杂想一大堆落下来只有一句话的感觉了,尽管我倾向于文字的个人记录性。
       但是突然害怕,未来的我能否还看得懂呢?她还会不会懂得每一句话里那些细碎冗长的印象呢?

Read More

我不相信昨天的我

我不相信自由

我总是一会儿一个念头

答案总留在以后


从来吐不尽的思想

永恒的自我厌弃

不曾犹豫

却因由否定 未曾坚信


是么,

人总当有所信仰?

那叫我信仰怀疑

这是我唯一所有的确定

之于未来
我是无所谓美好期许的
我怀疑善因的果
我保留最初的行动力
我不相信 一个终将更好的世界
自足于一切必然的路径
因为改变即是失去
期许 庭院静好。
岁月无惊。